书架
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章 这个时代的震撼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莫少珩来到乌衣巷的时候, 时间刚刚好。

南离的使团已经等在那里了,为首的正是顾九思。

周围也围了不少百姓,估计是来看热闹的。

莫少珩对南一说了一句, “你留在马车上别露头。”

以南一的机灵劲,自然知道怎么做。

莫少珩这才下车。

周围也开始沸腾了起来, 莫少珩真的过了七日之约来赴这场文斗了。

莫少珩对顾九思拱手, “见过老师。”

顾九思冷哼了一声, 并不作答, 他仅是来看热闹。

莫少珩颇为有些尴尬, 然后又看向乌衣巷街道两旁的铺子。

昨日他将文斗的地方定在乌衣巷,目的就是让看热闹的人进入这条街。

看看,人的确是进来了好一些。

只是看向铺子, 依旧除了掌柜小伙计, 啥人也没有。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叹了一口气,得, 也算进了一步不是,至少街道上不再是树叶飘落空无一人。

正了正身,现在天色已至正午。

这时, 南离使团中一个青须文士走了出来, 这人名叫王之翰, 在南离也是十分了不得的名士,极其擅长诗词。

王之翰行, “午时已到,文斗是否可以开始了”

莫少珩点了点头, “不过……我可以让南离出题,但文斗的方式由我决定如何?”

王之翰:“……”

文斗的方式?

文斗的方式其实有很多,但总体来说, 也就是围绕出的题目,各自作诗词,最终都是以诗词的好坏决定结果。

让他南离出题,自然是占了极大的便宜了。

王之翰看向身后,南离使团的人点了点头。

昨日莫少珩应下不以在南离所学来比这场文斗,对他们的名声多有影响,如今又让他们南离出题,若他们还不应下对方的要求,就实在说不过去了。

王之翰问道:“怎么比?”

围观的众人也竖起了耳朵。

若这样莫少珩都能赢,他们就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莫少珩脸上露出了狂放的笑容,手抚在了琴弦上,是一首来自先贤巨著《霞外神品》中收录的一首《离骚》。

一时间,琴声烂漫,文人骚客,士子风流的风雅和洒脱尽展现在了莫少珩身上了一般。

放浪而不羁,纵情而不俗,如醉生梦死,超凡而洒脱,傲骨于世,是为名士风流。

声音狂放到了极点,“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,我之一身所学诗文皆来自南离,今日恩师当前,若以此所学来战南离,岂是读书人所为?”

声音高亢,傲骨凌然,让众人心中震动不已。

难到莫少珩真不以诗文战诗文?

要是他输了,他那临江仙的传说,北凉第一才子的名声定是要受损的。

南离的几个少年也是心中一震,这样的少师,所有恩情都要放在心上的少师,当初为何又要做出那样的不忠不仁的事情来。

南离使团的人也张了张嘴,他们本来以此为挟,不过是想给莫少珩莫大的压力,没想到……莫少珩竟真的应了。

顾九思也是双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,世间之人多薄情,真正在大难临头时还能将恩义放在心头的实在太少了。

有的人在所有人看来或许愚蠢到了极致,但又不得不承认,虽然愚蠢却拥有这世上最高贵的灵魂。

众人在莫少珩的声音中沉默了。

竟将这样的人逼到了如此的地步。

莫少珩这是要高傲的认输了吗?

有的人哪怕输了也要站着输,哪怕输了也不失读书人的风气风骨。

结果莫少珩话锋一转,“我不用在南离所学的诗文,我用自小学自先圣的圣贤之言和你们比总可以了吧。”

读书人从小学习先圣典籍,不解文不释义的话,又可以被称为是先贤亲自所传,这也算读书人的一种浪漫,自然也能称得上不算是在南离所学。

众人还在感动的表情直接凝固了。

南离使团的表情也僵硬了。

顾九思的手也不抖了,这个……这个投机取巧的小狐狸。

只比明经的确符合了这场文斗的要求,也避免了莫少珩不能作诗写词的尴尬处境。

莫少珩继续道,“我这有一专为比试明经设计的飞花令游戏。”

“我邀请的百人团组成了飞花令阵,她们现在就在街道两边的楼上。”

“规则很简单,我们骑马从街道上经过,闯这百人团。”

“谁闯过的人数越多,算赢。”

也就是楼上之人抛令,由莫少珩和王之翰同时接令,然后楼上百人团接令,如此反复,百人团若是无法接令,可以跳至下一人继续接,但莫少珩和王之翰不能,谁答不出自然算谁输。

反正比斗的方式由莫少珩说了算,南离的人也是答应了的。

王之翰:“……”

看了一眼莫少珩,竟然被对方使用这等方式巧妙地避开了他们出的难题。

不过,由他们南离出题,他们还是占了便宜的。

莫少珩脸上带笑,不过是和南离的一场比试,他还没有放在心上,而是另有目的。

看了一眼街道两边紧闭窗户的窗口。

这时,有人牵了两匹马过来。

两人上了马,立于街头。

众人这才从莫少珩的“投机取巧”中反应过来,亏得他们刚才还稍微感动了一下,不过马上又被这新奇的游戏所吸引。

规则的确简单,哪怕他们一听也就大概懂了。

但莫少珩哪里找来的百人团

按规则,百人团在莫少珩和王之翰接令后,也是要接令的。

若不能熟读先圣典籍,岂不是很容易就能让莫少珩和王之翰通过这个什么飞花令阵,比试就会变得没多少意义。

正想着,这时莫少珩说道,“开始吧。”

手在琴弦上划过,春雷嗡鸣,似一种开始的信号。

楼上,紧闭的窗户,缓缓打开,众人的目光也看了过去。

然后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一瞬间。

嘴巴张得怎么也合不拢了。

他们看错了吗?

甚至怀疑的揉了揉眼睛。

王之翰也懵了,莫少珩什么意思?

打开窗户的明明全是身着华彩衣裙的女子啊?

北凉贵女?

莫少珩的百人飞花令阵是由女子组成的?

正要哗然,这时,整齐明亮如同黄鹂一样的声音从楼上传来。

“我北凉女子,生来便是高山而非溪流,当于群山之巅俯瞰沟壑。”(注:原句出自张桂梅女士的女高校训。)

“我北凉女子,亦能身着红妆,驰骋沙场,巾帼何许让须眉。”

“我北凉女子……”

声浪带着独特的音色,第一次真正的在众人面前冲刷着看不见的禁锢。

赵焰秋本也是来看热闹的,但看着那窗口的一抹如寒雪中的红妆,直接懵了。

他看到了什么,这……这是他北凉长公主啊。

这要是传到了圣人耳中,还不得拔了莫少珩的皮。

也有人发出不少惊呼,因为他们也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平时在他们眼中,家里温柔恰然的妹子,子女,现在……现在竟然俨然一副博学才女之姿站在窗前。

多少人,手中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都不自知。

不是吧?看错了吧?不可能吧

但天天呆在自家府邸,天天见面的自家妹子,子女,哪有认错的可能。

但明明应该十分熟悉的人,现在这一刻,他们竟然觉得有些陌生。

还有,这明明是一群女子整齐的朗声,为何竟然让他们觉得如此的震撼人心?

或许也正是由一群女子发出,所以才有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生来便是高山而非溪流,当于群山之巅俯瞰沟壑?

他北凉贵女,从一出生定是娇贵的,但是吧……但是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大声朗出,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一时间,不知道多少人直接呆滞了。

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震撼。

莫少珩也是一叹,上次他去长公主那里,这些北凉贵女多生感叹。

她们十分喜欢她们的诗词百人团,但却只能自娱自乐,不敢示人之前,多有遗憾。

每次都只能偷偷摸摸,时间一久,心中自然颇多淤积,为何她们女子连自己小小的一个爱好都要偷偷摸摸,她们明明也没做什么违背公序良德的事情。

这一点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。

莫少珩当时听着也颇为感叹,世道艰难,对女子更甚。

但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强行与整个世俗礼教抗衡,别说他做不到,连圣人都得三思。

除非……恰逢其会,做到天衣无缝,不让任何人能拿出把柄说事,一点一点的撬动这个世俗的不公。

恰好,昨天南离使团的人居然使计,让他不用诗文进行文斗,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明经,想到了长公主的女子百人团。

若是平时,拉出这个女子百人团,莫少珩倒是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但其他人怕是就不这么想了,特别是那些思想老旧的老古板。

但现在情况不同了,现在这女子百人团出来是为北凉争光的,要是她们赢了,谁还敢说三道四?

要是真有人敢说,直接怼回去,你那么本事,你为北凉争光去,去和南离的名士文斗去,看看你们能不能战胜了南离名士。

要是做不到,用莫少珩的话来说,就是没本事少哔哔。

莫少珩昨日修书一封,让人送去长公主那里,本是打着询问的意思。

结果,这些北凉贵女比莫少珩还激动,她们早就不想偷偷摸摸地像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。

也就有了现在,这一群站在窗前,连她们的亲朋好友都差点认不出来的高岭之花。

王之翰作为比斗的人,最先反应过来,“这是我南离和北凉的名士之争,你居然让一群女子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莫少珩就道,“我北凉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?再说九思公都没有反对,你为何如此气急败坏?”

顾九思:“……”

他只是还没有回过神而已。

这时,楼上,一身红妆的长公主赵瑾禾开口道,“古人独爱飞花令,今人又做贴题诗,两位今日来闯我这飞花令阵,祝两位旗开得胜,天下传名。”

言语稍显冷清,又不失从容。

倒不失一个不错的主持人。

这样的赵瑾禾也是这女子百人团的一颗定心丸。

接着道,“午时已到,比试开始,请南离使团出题,每人答题时间为三十息。”

王之翰:“……”

莫少珩说了一句:“怕了不成?”

王之翰眉头一皱,其实刚才南离使团已经商量好题目了,心中道,就算出丑也是北凉出丑,和他南离有什么关系。

既然北凉都不怕,他们怕什么。

一群女子而已,能有什么才学。

王之翰说道,“就以花为题。”

赵瑾禾的声音传来,“按照飞花令阵的规矩,由我先抛令,两位请接令。”

“唯有凡花最灿烂,花开之时天下知。”(注:本章诗句皆由肥皂改写(捂脸))

句中出现了两个花字,算是给出了选择,只要接令的诗句的“花”字在这两个位置的任一处都算对。

作为第一个抛令的句子,的确不错。

莫少珩直接答了一句,“花开时满山花开,花落时遍地花落。”

一开始,对于饱读史书的国之名士,的确显得简单。

王之翰几乎也没有思考,直接道,“芙蓉账中不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