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1章 赵棣你好绿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2/3)页
这不是婚约的事,更不管感情的事,这是男人面子的事情。

李垣倒是无所谓,“若不如此,怎么解释得通,我不计代价的为你借粮。”

莫少珩心道,也是。

李垣为此恐怕还要落一个痴狂的名声。

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,李垣所做的事情,在所有人眼中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莫少珩看向天空的皓月,“你觉得我北凉的月亮圆吗?”

李垣看了一眼:“不输我东唐。”

然后恭恭敬敬地向莫少珩行了一礼,“这一礼是为我大唐百姓,请世子履行当日临江之畔的承诺。”

“世子当日也说,天下百姓,并无不同,皆是在苦难之中,当一视同仁。”

莫少珩嘴角抽了一下,他这是因为李垣是圣僧三藏的弟子,所以这才用一副悲天悯人的话来感动李垣。

不过……

莫少珩说道,“我既然承诺于你,自然不会失言。”

“不过,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名声,若是在闹出资敌东唐的传言,恐怕就不能像这一次这般轻易脱罪了,所以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”

李垣皱了一下眉,但似乎也理解莫少珩现在的处境。

犹豫了一下,“七日,我依旧给世子七日时间,算是我们之间的君子之约。”

莫少珩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

七日,应该可以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。

李垣这才露出笑容,“这次游历诸国,世子是我最大的意外。”

“都说我东唐乃是上国,乃是圣国,又有何人知谁都有自家的难处。”

正准备再说些什么,这时院中的青莲剑君突然敲击了一下墙壁。

李垣说道,“世子,莫要忘记七日的君子之约。”

这才跃下屋檐离开。

莫少珩倒是没有动,大半夜的,他只要不发声,谁没事往别人屋顶一个劲瞅。

看了一会儿月亮,嘀咕了一句,“也不知道这月亮和地球上的是不是同一个,世间之事果然无奇不有。”

此时,赵棣:“……”

他刚才真的就只是通过窗口的缝隙往外面一看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了小时候某个小脑袋老是往屋顶爬的原因,下意识地瞟得高了一点。

这一瞟,身体都僵硬了,他真的好绿。

莫少珩赏完月,就回到了自己房间。

只是一进房间,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倒不是因为他房间内颇为凉爽,每次晚上冰柜夹层的冰都会被掏出来大半,只剩下能保持雪糕不融化的量,掏出来的冰一是为了晒晒硝石以便反复使用,二是将冰做成了冰盆送去了各房,比如南一房间一到晚上就摆了两冰盆,解暑到不行。

而是因为,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,正好照在房间阴影里一个冰块脸上。

莫少珩手都哆嗦了一下。

第一个想法就是,事发了。

“大晚上的,燕王怎么在我房间?”莫少珩故作镇定的道,“我们虽都是男子,但终归又有些不一样,要是被人瞧见了,免不得要被人说三道四。”

阴影中,赵棣的声音传来,“无妨。”

莫少珩一喜,赵棣思想这么开放的吗?

“都不介意大半夜和一个陌生人在屋顶闲聊,又何必介意和我呆在房间。”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果然事发了。

这可咋整?

若说今天金殿上,绿了燕王的事情只是李垣的一面之词。

那么现在,可是抓奸现场,毕竟婚约没有解除,这是事实,多少有些心虚。

当着燕王的面,半夜和人幽会在花前月下。

亏得房间内的光线不是特别足,不然他都害怕看到赵棣的脸色。

不行,他得解释解释。

莫少珩赶紧取出一锭碎银子,上前,往赵棣手里面塞。

赵棣:“……”

小孩子的把戏。

这次赵棣的手跟钳子一样,掰都掰不开。

“你和李垣聊了什么?”

莫少珩:“我说仅是闲聊,你信吗?”

赵棣就那么看着莫少珩,半响声音响起,“一,你和李垣的确有私情,所以李垣不惜一切代价帮你借粮,虽然看似荒唐,但世间之人本就不是人人都能按常理能揣测的。”

“二,李垣帮你借粮是有条件的,所以他在完成此事后才迫不及待的上门,他表现得太急切了。”

“真相只有这两个,不然你们不会明知道我还在,还冒险私下见面,你是承认第一个还是第二个”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十年不见,那个喜欢装小大人的小豆丁,突然跟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莫少珩一时间都没有适应过来。

以前多好忽悠的人啊,一锭碎银子,万事都能摆平。

但现在看来,物是人非。

莫少珩嘀咕了一句,“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若我说是第一个,你会不会一剑捅死我……”

莫少珩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,赶紧改了口,“第二个。”

果然,男人都是好面子的,他才说第一个,赵棣那冰冷的气息就更冷了一些。

赵棣有些疑惑:“什么样的条件能让他说动东唐的圣人借这么多粮食?”

莫少珩沉默了。

他现在不会被赵棣当场捅死了,但他要是直接说出他和李垣交易的条件,赵棣怕是要抓他去游街,然后当街捅死。

这可怎么办?

莫少珩脑子转得飞快,不行,他得拉赵棣下水。

只有将两个人的秘密变成三个人的,甚至连赵棣也无法说出口的秘密,他就安全了。

况且他和李垣定下君子之约,若将赵棣也拖进来,事儿反而好办了。

一个绝妙的计划慢慢成型,既不会伤害北凉的利益,又能让他完成承诺。

莫少珩抬起了头,既然赵棣这么想知道他和李垣的交易,告诉他也无妨,“盐,东唐缺盐。”

“我有一套制盐工艺,优于现在出盐率十倍,最重要的是并不会用到现在普遍使用的矿盐,算是完整开辟的新的盐源。”

赵棣猛地抬头看向莫少珩。

何止东唐缺盐,其他诸国同样缺盐,为了控制盐价,朝廷每年都必须大动干戈,但私盐商贩还是有不少顶风作案。

若是十倍于现在的出盐率,又和现有的制盐不冲突,其影响难以想象。

甚至不弱于当年南离获得丝绸的影响。

当然影响的方向是不同的,丝绸是为了敛财,盐是为了解决民生。

也难怪李垣无论如何都要答应为莫少珩借粮,恐怕不仅仅是出盐率,还能大规模生产。

李恒当是已经验证过莫少珩所言非虚,所以这才迫不及待地应下了这场交易。

也难怪莫少珩偷偷摸摸的不敢宣之于口,要是被人知道他和李垣做这样的交易……

但莫少珩也没有直接将工艺直接交给李垣,看来他在丝绸上吃的亏也让他长了个心眼。

但为何现在又肯告诉他了?

这一夜,莫少珩拉着赵棣谈了很久,最后死皮赖脸地将那锭碎银子硬塞进了赵棣的手掌。

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,但赵棣似乎很满足地离开房间,也没将莫少珩拉去游街的打算了。

莫少珩的确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。

莫少珩打着哈欠从房间内走出来,昨晚没怎么睡好,一身的腰酸背痛。

靠在墙边的青年剑君,高深莫测地看着莫少珩,“人不风流枉少年,世子当真是风流名士。”

“不过,少年人要自律。”

莫少珩差点没一口口水喷出来,这家伙在说什么?

他还没追究,让这家伙昨晚上盯梢,他是怎么盯的,人都进他房间了。

莫少珩一大早就出了门,因为赵棣,李垣一碰头,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目光就诡异得很。

他还是先走为敬,不过他的借口是,圣人新封了他一个四门助教,他得挣点表现。

一大早,莫少珩就去国子监报道了。

虽然去得早,但国之监入职的手续繁杂得很,全靠腿跑着传递文书,这一等到了下午才办妥。

国之监那些文士看到莫少珩的时候,也诧异得很,实在想不通莫少珩为何被安了这么一个职务,哪怕是安其他职务也解释得通啊。

传道授业,首先得自己身正兼德。

不过也不敢多言,这可是圣人亲自下的旨,而不是三省六部的调职。

办好手续,由一同僚带领着。

“四门助教其实是一个闲散之职,平时就协助各位文学博士教导好学生就行。”

“不过,世子这个学舍的博士最近要告假,得麻烦世子多操些心。”

同僚的表情有些古怪,因为这个学舍的博士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个了,换之前都是从告假开始。

此时。

赵景澄这小胖子的学舍可是热闹得紧,大老远就能听到赵景澄咋呼咋呼的声音,和其他学舍的安静或者朗书声完全不同。

“告诉你们,我最近得了临江仙字贴的真髓。”

“不是我吹牛,我现在的书法那是大有长进。”

其他同窗自然是不信,“谁不知道临江仙的书法极为难以模仿,根本就不知道其中门道。”

“你就算得了几幅临江仙的字幅又如何,连好些书法大家都说只能模仿其形而不能得其境。”

赵景澄双手一叉腰,“那是你们不知道秘诀在哪里,啧啧,那天临江仙在教他身边那个小道士练字的时候我就在旁边,我可是将那秘诀偷听得清清楚楚,不信我写给你们看。”

学舍中的文学博士早习惯了这闹哄哄的情况,但一听不由得也来了兴趣。

只见赵景澄摆好了纸墨,闭目静心。

看得人一愣一愣,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儿。

赵景澄眼睛睁开,眼中似有精光,口中还念念有词,仔细听,似能听到什么,“提笔要有剑士刺敌的凶猛,收笔要有刀客收刀入鞘的气魄。”

然后笔冒一扔,笔往砚里面一刷,手上是龙蛇飞舞,墨水是四处飞溅。

然后在纸上大刀阔斧的落下几字,“如何?”

四周鸦雀无声。

那文学博士气得胡子直抖,胡子上一半黑一半白,袖子一甩,“有辱斯文。”

拂袖而去,他再多呆一会,都能气得躺地上去了。

其他同窗也反应过来,摸着脸上被甩了一脸的黑点,“啊!赵景澄我和你拼了。”

叫声四起。

赵景澄缩着脖子,怎么回事?他是按照那秘诀来写的啊,他觉得他特别有状态。

见自己闯了祸,赵景澄反而没有往外面跑,而是跑向学舍后面的一个角落,扛起一个人,这才往外面跑去,“赵御宁,我们去给别人当小兵,不要上这什么劳子学了。”

莫少珩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