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我在古代搞现代化建设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53章 牛皮纸来了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明明是解除婚约, 非得被温守责说成了是在商量婚期。

关键是还反驳不得,本来就是偷偷摸摸,不怎么正当。

被抓了个现场, 气氛一下就凝固了。

莫少珩看这架势, 连其他大臣都来了,这怕是要在今日,彻底敲定此事。

赶紧站了起来, 他也不好说他们正在偷偷解除婚约,道,“诸位,虽说皇室婚嫁关乎社稷,但毕竟是两家私事。”

“不如等我们商议出来一个结果告知大家如何?”

温守责说道, “按礼记规则来办。”

莫少珩第一反应就是,不行。

据礼记中记载……儿女婚事, 全凭父母做主。

也就是说,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。

这还得了。

赶紧反驳了起来。

结果, 温守责今日似乎也铁了心将这桩婚约做一个了断。

莫少珩因为争论得过厉害被请了出去。

这么多大臣都在,莫少珩也反驳不得。

他就算有十张嘴,这时候不让他开口,也没有了任何用处。

出去前,莫少珩对赵棣一个劲使眼色,一定要顽抗到底, 加油, 看你的了。

赵棣:“……”

他也得理一理, 现在这情况太微妙了,他好像真得和莫少珩成婚了。

莫少珩焦急地在朱霞宫外等待。

都不知道过了多久,赵棣走了出来。

莫少珩迎了上去, “怎么样?”

在他心中,赵棣定是不可能答应成亲的,就算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得将这些人给打发了,再不济也会进行拖延。

赵棣面色有些不自然,“婚礼定在三日后。”

莫少珩脑子都是懵的。

什么?

莫少珩还兀自不敢相信,“这不可能,我祖母,还有我娘,绝不可能答应。”

是啊,按照常理,肯定是不会答应的。

但现在情况特殊,莫少珩若是不成亲,在她们看来,莫少珩很可能得应了那妖星的卦象。

刚才温守责只是拿礼记说事,但周定安是字字暗示。

是想活命还是成亲,二选一。

可以说,祖母和永安夫人就算再不愿意,也没得选。

至于天妃和燕王,一顶皇室必须为天下人做表率的大帽子压下来,愣是有苦难言。

加上,赵棣还在懵,他和莫少珩真要成婚了?

等反应过来,天妃独木难支,婚期都给定在了三日后。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其实他是无所谓的,反正赵棣长得还挺好看,便宜了他这个颜狗也是不错的。

但……

别人燕王是被逼迫的,得多心不甘情不愿。

赵棣目光有些游移,怎么回事?

心里居然有点美滋滋。

莫少珩心道,不行,他得进去,据理力争。

结果,赵棣说道,“来不及了,已经上报宗祠。”

莫少珩都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朱霞宫。

赵棣没多久也出了宫,知南和知北看着心情似乎不错的赵棣。

“主子,你还开心得起来?”

“主子,你可是和一男子成亲啊,也就是说,也就是说,再和太子之位无缘。”

这话多少有些大逆不道,但此时又不得不说。

莫少珩觉得赵棣不可能答应成亲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但谁知道,赵棣居然没有阻止得了。

赵棣突然愣住了。

完了,他竟然将这事给忘记了,一脑子想着都是居然要和莫少珩成亲了,不知道怎的,一时间其他什么都给忘记了。

这说来有些无法置信,但刚才的确如此。

赵棣回头,他现在回去反对还来得及吗?

刚才赵棣面对莫少珩的时候,脸色有些不自然,多少是有些心虚,因为刚才在朱霞宫里面,他并没有极力反对,让天妃一个人面对那一群人辩理,没辨赢,这才不得不定下婚期。

知北见赵棣出神,问道,“主子,我们府内的灯笼还点吗?”

像皇室贵族这样的婚姻大事,为表喜庆,都是要通宵达旦地点亮灯笼三日的。

赵棣恩了一声,“点。”

此时,镇北王府,祖母和永安夫人也在安慰莫少珩。

“就当……就当冲喜免灾。”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一开始,莫少珩是在纠结,赵棣得多不情不愿。

到后来,就变成了惊讶,他居然要成亲了。

还是和一个男子。

这特么也太刺激了一点。

心里有些紧张,但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点期待。

自我安慰道,“可不是自己坑蒙拐骗欺得来的,这是……这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婚姻大事向来是由父母做主。”

完全忘记了什么自由恋爱甜蜜蜜。

世界驰名双标狗。

有老嬷嬷问道,“世子,我们府上的灯笼还点吗?”

莫少珩答道,“点,按照最好的点。”

妈呀,他居然骗到了一个男人。

这三天,莫少珩都是在偷偷傻乐的状态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燕王府和镇北王府点亮了灯笼,御史府居然也点了。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周正安估计能开心得连宴三天吧,这报复足够成功的。

整个凉京也哗然了。

虽然大家都知道莫少珩和燕王的婚约,但真的要成婚了?

两个大男人成婚,头一回啊。

有些不可置信,但朝廷的解释是,诚信,人之本,礼教,人之基。

哪怕是两个男子,双方定下了亲事,也得信守承诺。

哪怕是皇室,也一样得尊守礼教。

一时间,竟然有些当初槐山先生在北凉推行文教的意思了。

不得不说,古时候有些朝代,反而对男男之事没有那么大的恶意。

三日后,两个身着新郎官喜袍的男子。

没有花轿,皆骑戴着大红花的大马,走在热闹的街头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好奇怪。

但看着马上两人。

“看上去竟然十分的登对。”

“关键是两人都长得太俊朗了些,看上去太赏心悦目了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,两个男人如何洞房。”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赵棣:“……”

两人一副,他们这是在哪,他们这是在干什么的样子。

新郎官,骑大马,头一回。

两个新郎官搞在了一起,没有新娘,感觉还挺刺激……

整条街道,从未有过的热闹,喜号和锣鼓敲得咚咚的响。

两旁,充当喜童的人实在多了一些些,南一,豆子,一群小货郎,还有赵景澄等学生,嘻嘻哈哈的欢腾得不得了。

凉京百姓也是,万人空巷,皆来看这迎亲了,一场二十年前开始,人尽皆知的婚约,今日终于有了一个结果。

若不是只有两个新郎官的婚礼实在古怪了一点,这算得上十分浩大的一场婚礼了。

宴请四方,连那周正安都上门喝喜酒了,完全没有闹事,还送了十分丰厚的礼,出尽了风头,喜宴上,开心得多喝了几杯。

繁华落幕,剩下的,估计就是最尴尬的洞房花烛。

莫少珩倒是知道两个男人怎么洞房,但是他觉得赵棣应该不会。

只是谁能想到,躺在同一张床上,盖着同一条被子,睡得笔直的两人,也有些意外呢。

月上中空。

莫少珩在想,这有老公和没老公一样啊,两人中间都能摆一排酒碗了,亏得赵棣因为练武,一身爆发的腱子肉。。

赵棣也在想,这有媳妇和没媳妇一样啊,还是得靠手。

两个人,僵硬着身体,大概趟了一个时辰。

或许是开始睡得迷糊了,赵棣的身体一个侧身,自然地压在了莫少珩的身上,莫少珩是这么想的,肯定是睡迷糊了。

只是床嘎吱嘎吱地开始摇晃。

一摇到天明。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赵棣也没有想的那么直,呸,应该说比他还弯。

第二日,两人睡到日上三杆才起床。

第一次,莫少珩没有被南一做早操的号子声给吵醒。

下人们看向莫少珩和赵棣,眼神也透着笑意。

原来,两个新郎官也可以。

甚至有个严厉的老嬷嬷还说了一句,“两位主子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莫要伤了身子。”

莫少珩不知道赵棣是什么表情,反正他是目不斜视。

也……也不能怪他啊,又不是他主动的。

全程他都是承受着的那一个。

这么说起来,赵棣对这场婚事也没有那么拒绝的样子,他都以为赵棣要睡书房呢。

结果,还挺能干……

莫少珩看了一眼赵棣,“我……我去看看南一。”

赵棣恩了一声。

莫少珩离开房间,两人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妈呀,这气氛,怎么这么让人不自在。

这就是成亲吗?

都是头一回,都有些搞不懂。

莫少珩出了门,这才发现,这里不是镇北王府了,稍微有些陌生。

不由得一愣,还没有适应成亲的现实。

院中,南一正在喂大漠鹰王。

南一说道,“少师,你都成婚了,要是让南离的那些公子们知道了,还不得伤心欲绝。”

莫少珩一笑,“就你话多。”

在王府内逛了逛。

其实王府的人何尝不是,也得适应多出来了一位主子。

这时,南一突然“哎呀”了一声,“少师,你的产业岂不是由一条街瞬间变成了三条。”

“我听赵景澄说,现在乌衣巷连带附近两条街的生意都比以前差了一些。”

“以前,赵岚只占了你一条街的便宜,现在可不是占了你三条街的便宜。”

莫少珩:“……”

这奇葩的脑回路,但是……好像有一点点道理。

最近一直忙着妖星卜卦的事情,都还没来及跟对方计较。

现在他用成亲破了这卜卦中妖星的孤寡之命,倒是要和对方好好算算账了。

莫少珩想了想,这才刚成亲,也不好就这么回镇北王府。

他虽然不忌讳这些,但能避免外面的风言风语也是好的。

想了想,道,“我本来准备好了法子对付他们,现在倒是能排上用场了。”

不过,先得弄出来一些东西。

这里是燕王府,似乎得先给赵棣说一声?

莫少珩去书房找赵棣,赵棣本来在看文书,结果,腰杆立马挺得笔直。

知南知北:“……”

他们主子这是怎么了?

在府里还这么正经危坐。

莫少珩也有些脸红,一见到赵棣,就不由得想起了昨晚上,练武之人,体力不是一般的好,招式还复杂。

就是有点羞耻,没怎么敢出声,闷声办事。

莫少珩说明来意。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